武汉疾控中心重查流感拭子具体是怎么回事?流感拭子是什么?附详情

4月8日,“封城”76天的湖北武汉正式“解封”,疫情似乎已逐渐平息。然而,这场疫情的开始仍然扑朔迷离。据最新报道,。那具体是怎么回事?流感拭子是什么呢?

哔哔头条 bibitop.com
武汉疾控中心重查流感拭子具体是怎么回事?流感拭子是什么?附详情

当地时间4月7日,学术期刊《自然-微生物学》(Naturemicrobiology)在线发表了来自湖北省武汉疾控中心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兽医诊断实验室研究团队合作的一篇文章。文章通讯作者为武汉疾控中心病原生物检验所副所长刘满清。

研究者们对2020年10月6日至2020年1月21日采集的流感类似症状病人(ILI)的640份咽拭子样品进行了回顾性检测,发现其中的9份呈新冠病毒RNA阳性。他们认为,这项调查表明,在不迟于1月8日的1月初,武汉市及其周边地区已经形成了新冠病毒社区传播。

上述结论将武汉地区疫情社区传播时间往前又推进了一截。实际上,在武汉卫健委官网1月15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知识问答》中,当时提到:现有病原学研究和流行病学调查的初步结果显示,大多数病例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相关,少数病例否认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史,个别病例曾接触过类似病例。目前未发现社区传播。

随后的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证实了新冠病毒的“人传人”特点。也就是在同场发布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现在还处于早期,对武汉市来讲,传播进入了一种社区传播的早期。”

研究者们在刚发表的这篇文章中提到,尽管新冠病毒SARS-CoV之间有79.6%序列一致性和相同的细胞受体,但新冠病毒的临床表现不仅包括类似SARS病毒肺炎,还包括轻微症状疾,甚至无症状感染。事实上,中国疾控中心的分析表明,在确诊的COVID-19患者中,80.9%的病例为轻度或中度症状,即无呼吸困难或缺氧症状。

武汉是中国中部最大的城市,居民人口超过1400万。报告病例的迅速增加表明,不迟于1月8日,新冠病毒社区传播已在武汉市及其附近地区出现。但由于1月初的时候还无法使用快速分子诊断方法,而且在2020年1月23日之前也仍难以广泛使用,因此很难检测新冠病毒当时在社区中的传播情况。

为了更好地理解武汉的这次疫情,特别症状轻微病例的状态,研究团队回顾性调查了当地流感症状疾患者中存在的新冠患者。调查中的流感症状疾患者定义为突然出现发烧高于38°C和咳嗽或喉咙痛的门诊病人。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5年以来,国家流感中心在全国部署了全国流感监测网络,在此基础上,武汉疾控中心作为成员单位对当地流感患者样品进行了存档。武汉两家具有代表性的医院被选为反应当地ILI患者趋势的哨点医院武汉儿童医院,湖北省最大的儿科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一家主要的综合性医院,每年门诊病人超过二百万。这两家哨点医院每周报告ILI病例数和总门诊量,并收集ILI患者的临床样本。

哔哔头条 bibitop.com
武汉疾控中心重查流感拭子具体是怎么回事?流感拭子是什么?附详情

这项研究中,研究者们重新分析了2020年10月6日至2020年2月21日之间(也就是2020年第40周至2020年第3周)这16周的期间内哨点医院收集的ILI患者样本。

2020年10月6日至2020年1月21日期间(2019W40至2020W03),ILI患者数量和在门诊中的百分比。

这一重新分析的时间段与与冬季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疾病的高峰期相吻合。研究者们指出,所有年龄组的ILI病例数量从12月初开始急剧增加,并在新年左右达到高峰。特别是,5-14岁年龄组ILI患者在此期间增加了24倍以上。数据显示,2020年40周-47周期间内,5-14岁年龄组ILI患者每周75例;但到2020年12月最后一周,也就是2020年52周,5-14岁年龄组ILI患者达到1916例。

除了绝对数量之外,所有门诊患者中ILI患者的比例也有类似的上升:2020年40周-47周平均比例为1.07%,2020年1周上升至9.44%。

b.过去三年冬季流感季节的ILI患者数量。c.过去三年冬季流感季节的ILI患者比例。

此外,2019-2020年冬季的ILI数据与往年相比显著升高。研究者指出,这一结果提示有必要区分流感感染患者和疑似COVID-19患者。

参与这项研究的ILI患者包括315名男性和325名女性,年龄从9个月到87岁不等(中位年龄为8岁;平均年龄22.7岁)。在9例患者样本中检测新冠病毒RNA,均收集于2020年1月(2020年1周-3周),当时季节性流感仍然活跃,但未发现合并感染。

上述9例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性别比率为1.25,5男4女,均为成年人(年龄范围:35-71岁)。这些人口统计学特征与其他关于COVID-19患者的报告是一致的。最早病例的发病日期为2020年1月4日,即武汉首次报告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后的大约一周后。

这9例患者的发病和求医之间的平均间隔为1.7天,这比之前关于早期诊断典型肺炎病例的报告要短。

研究者们提到,虽然每周的样本量很小,但似乎1月份COVID-19患者逐渐增多。在回顾分析的最后一周,30岁以上监测患者组中,新冠病毒阳性患者已经超过了其他流感患者。

两家哨点医院位置标记为红色十字,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为黑色图钉处,其中7位新冠患者位置址标记为暗红色图钉处,还有2位武汉市以外的患者没有显示在此图中。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中发现的9例COVID-19患者来自武汉市区和周边地区的6个不同区域。研究者们表示:这为当地的社区传播提供了更多的证据。

研究者们认为,ILI的临床表现与轻度/中度的COVID-19类型重合。因此,ILI监测样本为调查新冠病毒在当地人群中的早期传播提供了独特的机会。

其中需要注意的一个主要的问题是样本的代表性,该项研究中的武汉的这两家定点医院都是很好的选择。另外,目前也有一些关于新冠病毒定量PCR检测的可靠性和上呼吸道样本(包括咽喉拭子)适用性的讨论。“然而,在本研究中,假阴性结果的可能性并不会削弱主要结论,也就是1月份的ILI患者中存在新冠感染者。”

另外,随着疫情的迅速发展,自2020年第4周开始,武汉暂停了的ILI监测工作,疾控中心病毒学实验室和哨点医院都开始重点处理COVID-19的爆炸性医疗需求。

研究者们认为,迫切需要进行系统的人群血清学调查,以揭示COVID-19的完整传播状况和传播历史。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项工作为了解COVID-19流行的早期阶段增加了信息,对当地ILI患者新冠病毒检测表明,武汉在1月初已形成了社区传播。

他们同时建议,在所有面临新冠病毒社区传播危险的地区,都应加强对ILI患者的病原体监测。

正常人咽峡部培养应有口腔正常菌群,而无致病菌生长。咽部的细菌均来自外界,正常情况下不致病,但在机体全身或局部抵抗力下降和其他外部因素下可以出现感染等而导致疾病。因此,咽部拭子细菌培养能分离出致病菌,有助于白喉、化脓性扁桃体炎、急性咽喉炎等的诊断。

咽拭子分泌物中检测出致病菌,则视为呼吸道感染。可结合其他检查(X光透视、B超等)诊断呼吸道感染部位。如培养出类酵母菌则考虑是否在感染期间使用抗生素不当或过量,应当立即停止使用抗生素,改用抗真菌药物,如两性霉素B、灰黄霉素、克霉唑等。

由于呼吸和食物都通过口腔,因此口腔中会有形形色色的细菌寄生。如卡它球e799bee5baa6e78988e69d8331333431363536菌、各种葡萄球菌、各种链球菌、类白喉杆菌、肺炎克雷伯菌及大肠杆菌等。另外还有厌氧菌,如消化球菌、拟杆菌及类酵母菌的存在。

流感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咽部是此类病毒聚集较多的地方。咽拭子标本就是用医用的棉签,从人体的咽部蘸取少量分泌物,采取的样本就是咽拭子标本,为了检验呼吸道疾病病毒类型,往往通过咽拭子可以方便快捷准确地检测出该病毒类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哔哔头条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哔哔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