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哔头条 哔哔头条

为23棵梧桐树造酒店,这个旧旧的「破厂房」,有另一个十二时辰的长安

「周围有很多很大的梧桐树,谁不喜欢这种有老树的地方呢?」

西安本末设计的设计总监陈海说到这里,微微弯了眉眼。

「中午呢,大家在院子里下下棋,乘乘凉。在树底下拍拍贴画、吃吃糖,然后各家爸妈就喊回家吃饭了……」

有梧桐树的

老家/

最初,本末设计团队只是想要一个普通的办公室。

看到这一排郁郁葱葱的老梧桐,就挪不动步了。

梧桐后面的厂房早已废弃。

墙上写着大大的拆字,小两层平房,门口的灯笼被灰压弯了腰,老式的小格子窗开开合合,像老人缺落的牙齿。

缺腿方木桌、翻盖长虫的箱子、发黄脸盆、旧雨布……

室内随意扔着从前的生活物品,到处都是苔藓植物和深浅灰痕,以及灰尘――现在,它们才是这个大院的主人。

可能这个筒子楼的前主人,在某个苍老的午后静静收拾东西出了门。

拉上吱吱呀呀长满红锈的铁门,再也没有回来过。

「很多人小时候都是在这样的大院里长大,拐角的梧桐树底下,好像还能够挖出小时候偷偷藏在那里的弹珠,那感觉亲切又微妙……」

即使一眼望去很糟糕,但在设计师不一样的眼睛中,看到了许多奇特的改造潜力。

大院保留着没有被现代破坏掉的、遗留下来的一种古早生活状态。

我们决定就是她了。

温柔的

工业风/

二楼私藏做了办公区,一楼才是大家的乐园。

大厅是一个一体式的开阔空间,一览无遗,非常鲜明。

咖啡区有意大利手工冰淇淋。墙上有画,墙砖和高脚椅是一脉相承的绿色,灯罩由大及小。

不说冗长的技术名称和画师灯罩来源,只说他们放在一起让人感觉妥帖自然

阅读区有原木书柜,随时能拿下一本。

把所有的窗口都敲大,让光线能更大程度从各个方向透进来。

窗栏则沿用了本来的深绿色。

窗户有三部分:上部和下部是大片固定的玻璃,中间是可以掀起来的活动玻璃,高度正好与坐下的人持平。

在沙发上掀开窗,听到楼下鸟鸣和凉风,侧头看绿意,会有一丝古时文人墨客、倚栏听雨的雅致。

顶端用了H型灯架,黑色灯架里隐藏了繁杂的线管,并加上了可滑动的轨道――你随时都可以被打光成为主人公。

白墙配上绿窗,以及金属灯架、木头色书架,大片灰色布艺沙发软绵绵,还有蔓延的绿植。

看起来好像是带有森林气味的现代工业风,说是工业风――又好像有一点隐秘的温柔和怀旧涌上心头。

26间客房,初看没有特别惊艳的地方,水泥床头灯、半透明纯白窗帘和懒人沙发。

细细一瞧,连洗手池都别有趣味。

自己翻模做的,稍稍斑驳,但线条简单,有手做的温度。

卫生间放了很多小心思:玻璃门悬起,吊轨外置,卫生间像是加盖的谷仓门,专属于你的谷仓。

屋后推开小门有一份惊喜,客房屋外都会附带一个可口的小院。

这是施工时大家偷偷夹带的私货,小院就够堪堪转个身――但日影、热烈的爬山虎和青草香气一个不少,是独有一份的自然小天地。

不想出门的话,你可以搬椅子在这里晒太阳发呆,一整个下午都成。

再一边的客房窗外则是院内的风景,坐在沙发上就能看到大院里的梧桐沙沙响,有时还有两只小土狗会追来跑去。

开阔的大厅适合聊天喝咖啡唠嗑,客房留给你独处。

和苍老的梧桐树一起消磨时光吧。

童年

回响/

整个房子设计最花心思的地方,应该就是一个「修旧如旧」了。

全部推倒,做一个光鲜亮丽的新房子很简单。

但在改建的过程,还留下房子里那股淡淡的旧梦感和苍老气儿,就特别难。

整个房子的家具都是老物件儿,很多断断续续从附近居民那里收来的.

他们来看一圈都会瞪大眼:「平常这都是不要的,怎么放在这儿这么顺眼?」

发黄的西游记连环画、

门上挂着的要扒一手的小竖帘、

上下拨动「科哒」一声的木头灯开关、

缺角的方正行李箱。

设计总监陈海在兴致勃勃给人介绍拨动式开关

大家孩童时代的小玩意和元素被一点点增加到空间里头,走在哪里都会让人想要捂嘴惊叹:

嘿,这是我那时候的东西诶。

老和新的融合也要斟酌许久。

首先是颜色。不管是外墙还是内墙、窗栏,都保留了建筑原本的色彩。

老房子没有空调,他们考虑很久,在窗户下用小孔的灰色空心砖垒了一个小圈,再把空调放进去。

老砖色+新空调,没有出戏,这样看还是一个整体,多了耐看线条。

记忆中的家和学校墙上总会有不高不低的墙裙,现在很少见到了。

己拾己捡起了它,或浅灰、或墨绿、或深红的墙裙,和不同的装潢氛围交融。

庭院朴拙,后期没有加上花团锦簇,反而种了大片狼尾草。

从前总看到这种草长得又多又深,贪玩的毛孩儿会打了滚再回家。

是技术

也是风景/

还有一些不得不说的独特景色。

老房子排水不好,他们没有用现代法子,而特意在二层隔板与楼梯中留出了5cm的缝隙,每逢下雨,雨水会顺着水槽一路从顶楼落到地上和草丛中。

雨幕潋潋,你们也有童年下雨不能出去玩,只能被关在房子里托腮看下雨的经历吧?

那时候絮絮叨叨的爸妈和祖母,现在又在哪里呢。

大门和楼梯的钢板引人注目:他们用了完全没有焊接、古法榫卯结构贴合在一起的方法。

就是那种正好能对上的凹陷和凸起、几个起落,钢板就像儿时手中的玩具一样乖乖拼好。

这些钢板抛弃了金属的厚重和淡淡腥味儿,变得利落可人起来。

走上踏踏步就想要小步跳起来,手摸上去轻巧巧,有种不可思议的松快。

技术人员严格计算出了荷载,6块钢板插接得严丝合缝,呈现出自然的S形状,大门如此,楼梯亦然。

三块钢板凹凸咬合,再小心盖上深色木头扶手。

这些铁块的数据稍微有一丝偏差,整个结构都会倒塌。

要看起来陈旧自然得恰好,背后都是看不见的功夫。

「我想要借由建筑,让现代的人重新看到,七八十年代老建筑的生活痕迹。

让大家知道,西安还有这么一个地方,还留有以前的气息。

老厂房有可变的空间、租金也很低,但重要的是她独有的旧日气息,和所孕育的、那个时候的创意美学以及倔强的勤劳和梦想。

自己捡起

自己/

香港诗人廖伟棠在中年时回到幼时老家废园,给朋友H这样写信:

「老树身上的刻痕;窗台上干枯的蔷薇花瓣;凹陷的石门槛、地砖;在半掩的木门与墙壁至今飘荡的蛛网。

被遗忘的院宅沉默了,一如我们。


我坐在廊台下看着,暮色亦已灿烂如天使。被遗忘的院宅听不到你的叫声。

二十年了,我与世界背道而驰,在胜利中输光了自己。

在每个人的记忆中,应该都有一个回不去的老房子。

时间过去,除了老房子,你还丢了什么呢?

人生就是慢慢找到自己的过程。带着现在的自己去从前看看,这听起来略显违和的奇幻时刻,去看看你内心深处的想法。

自己捡起自己――这便是「已拾己」的定义。

希望在这个大院里度过的发呆时光,能够让你们想起梧桐树下的老时候。

地址|西安翠华路9号

价格区间|¥338~588

联系方式|15029507300

设计机构:本末设计

公众号:本末设计

哔哔头条 > 为23棵梧桐树造酒店,这个旧旧的「破厂房」,有另一个十二时辰的长安

相关文章

旅游

三伏天去哪避暑?收下这本秘籍,避暑不迷路_黄陂

三伏天去哪避暑?收下这本秘籍,避暑不迷路_黄陂

炎炎夏日,最喜欢的莫过于玩水了,在我们映像里泼水节似乎只是少数民族的专利,但是武汉黄陂锦里沟可不吃这套,喜欢泼就泼个尽兴,在这里每天都是泼水节,只要来了就别想干着回去! 木兰天池景区坐落在武汉市黄陂…...

全域新旅行 旅游 2019-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