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司法局介入调查鲍毓明性侵养女案 司法局有权利调查吗?

鲍某某涉嫌性侵养女一案引发关注,鲍某某曾为烟台杰瑞集团副总裁,分管法务工。但同时鲍某某还担任北京泰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4月13日,北京市司法局表示,目前已经针对相关线索展开调查。

北京市司法局律师工作处一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局里已经高度关注这个问题,相关领导也召集了负责部门开会进行研究部署。现在正在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对照目前曝光的线索,正在进行调查核实。

北京市司法局律师信息查询系统显示,鲍某某是执业的专职律师。根据《律师职业管理办法》管理办法规定律师在从业期间应当专职执业。

北京西城区律协会长王兆峰表示,鲍某某身为专职律师还在企业担任高管不符合规定。

鲍毓明抛出”聊天记录” 女孩:QQ是他的 性侵是事实

4月11日,“被指性侵养女”事件当事人鲍毓明的一位中间人向澎湃新闻发来书面回应,并附带9段手机录频。这些录屏记录了从2016年至2017年两年多时间,疑似与“养女”小芳(化名)聊天记录。聊天记录中,“小芳”多次提到“亲爱的”、“结婚”等内容亲密内容,“小芳”还提到让鲍毓明等她两年,二人还约定去拍婚纱照。不过该聊天记录真实性尚待确认。

儿童的性犯罪,其实并不罕见。2015年,中国农业大学方向明教授世界卫生组织提交的报告显示:

9.5%的中国女孩和8%的中国男孩曾遭受过某种形式的成人性侵,这意味着,大约每10个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面临过性侵。

面对频发的性侵事件,有人提议应该将性同意年龄提高到18岁;有人呼吁效仿国外,引入「化学阉割」「电子脚铐」。

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似乎没那么多人关注:性教育。

1

早熟的青少年

和缺失的性知识

女孩和男孩一般出现青春期首发征象的年龄分别为10.5岁和11.5岁。

从生理的层面来说,14岁的青少年,尤其是女生,一般已经开始出现第二性征、具有生殖能力。

根据腾讯新闻发布的「2019中国年轻人性现状报告」,47.5%有性经验的95后第一次发生在高中及之前。

但另一方面,很多青少年乃至大学生,对两性知识、性观念等仍缺乏认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

全球范围内,有超过1/10的分娩发生在15到19岁的女童身上。

年轻人占据新感染艾滋病病毒人群的1/2,只有34%的年轻人对艾滋病预防和传播有着正确的认识。

根据《中国日报》的报导:

「国家卫计委的一名研究人员估计,全国一年约有1300万例人工流产,甚至更多。」

2

我们的性教育不仅缺失

可能还是错误的

「性」在中文的话语环境中犹如洪水猛兽,父母、老师等都避而不谈。

有网友在丁香医生微博底下评论「性教育」: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长大后你就知道了」。

还有一些家长,甚至会在孩子问及两性知识时,用谎言或者呵斥来回复:

「不要说那种东西,害不害躁。」

「你是爸爸妈妈在垃圾桶里捡来的。」

「只有坏孩子才问这种问题。」

……

实际上,这种禁欲式的性教育已经被证明是无效,甚至有潜在的风险。

美国一项回顾性研究表明:

禁欲式性教育不仅传递了不正确的医学知识,还会导致负面的性别刻板印象、对性少数群体的边缘化等。

而且性教育的缺失,会让很多孩子和年轻人,只能通过参差不齐的渠道获取两性知识,而这些知识可能是错误的,比如最常见的:体外射精不会怀孕;宫颈糜烂是私生活混乱导致……

这些错误的知识和观念,不仅让人无法有效保护自己,甚至会带来羞辱和挫败感。

3

性教育不只是「生理课」

近些年,层出不穷的性侵事件,让「性教育」这个词反复出现在公共领域。但很多人对于性教育的理解还停留在:避孕、预防性病或者男女的生理差异。

这是远远不够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全面性教育」,涵盖的内容其实非常广泛:关系,价值观、权利和文化,社会性别,暴力和安全保障;健康与福祉技能,人体与发育,性与性行为,性与生殖健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建议:

从5岁开始,儿童就需要获得适合其年龄和发展水平的专门的性教育。

对涉及87000多名年轻人的64项研究结果的分析发现,以学校为基础的全面性教育能够促进青少年们的避孕意识、减少高风险性行为的意识,也降低了低龄青少年性行为的发生率。

从生理到文化,从观念到社会规范,都是「性」的一部分。只有让孩子掌握正确、全面的性知识、性观念,才能更有效地保护儿童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也能推动实现性别平等。这对于预防性犯罪和自我保护,非常重要。

「生理知识」只是「性教育」中的一部分。但就是这最基础的一部分,国内很多孩子甚至一些成年人,至今都不了解。

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护」更无从谈起。

4

从学校到家长

都忽视了「性教育」的重要

中国其实有性教育相关的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三条写到:

「计划生育、教育、科技、文化、卫生、民政、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部门应当组织开展人口与计划生育宣传教育。

学校应当在学生中,以符合受教育者特征的适当方式,有计划地开展生理卫生教育、青春期教育或者性健康教育。」

然而现状是:大多数人的性教育,都是偷偷「自学」,甚至从没学过。

大部分学校里,没有专门负责性教育的老师,很多是由各科老师兼任,而即使是在性教育的课堂上,「避而不谈」也是常态。

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没有课时」是中国性教育共同面对的问题:

「2008年发布的健康指导纲要中同时提到,学校可灵活安排健康教育教学课时,如遇不适宜户外体育教学的天气时学校可以安排健康教育课,这种灵活性使得性教育的实施难以监管,无形中给了学校不必硬性推行性教育课程的自由,从2008年起,两周一课时的性教育课程逐渐淡出中小学课堂。」

更讽刺的是:性教育受到的阻力,可能来自父母。

「女童保护」对全国31个省份的9151位家长调查问卷显示,68.63%的家长没有对孩子进行过防性侵教育。

但比起「没有」性教育,更可怕的是「阻止」性教育。

2017年,国内出版的性教育教材《珍爱生命—小学生健康教育读本》遭到了父母的质疑。该教材中,直接使用了「睾丸」「阴道」等名词,以及部分生理知识的插图。

一位妈妈在网上说:这些成人都觉得劲爆的内容,给小孩子看真的好吗?

被说「尺度大」的性教育读本

事实上,这套「劲爆」的性教育教材由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根据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研发。

而正确的器官名称、器官图片,是为了让孩子明白性是怎么一回事,也能避免孩子被侵犯后还浑然不知,甚至以为这是游戏、是亲近的表现。

但最后,在家长的压力下,校方还是选择收回了这些读本。

在这样的现状下,性教育的开展困难重重,「保护孩子」更只是一句无力的口号。

5

不要让性教育的缺失,

成为性侵的「帮凶」

我们的父母、学校,最常说的话题就是「学习」和「教育」,从胎教到美术启蒙,从英语辅导到奥数培训……生怕孩子在哪个阶段落后了。

但和每个孩子、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性教育,却总是被忽视。

如果父母、学校、甚至整个社会,都在「性」上集体失声,孩子并不会一直保持「单纯」,反而会活在风险之中。

调查数据显示,十分之一的孩子可能在18岁之前遭遇过性侵,70%~90%是熟人作案。

性教育的缺失,还可能成为犯罪的「帮凶」。

如果没有正确的性观念,当性侵发生后,受害者往往不敢或不知道如何发声,使得侵害者更容易逍遥法外,甚至屡屡得手。

此外,如果社会没有正确的性观念,可能因为不恰当的舆论讨论和沟通,给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和羞辱。

性是私密的,但性不可耻。

性教育这堂课,不要等坏人来教。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哔哔头条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哔哔头条